优发娱乐

县级新闻中心:再说一声:《宁波日报》你好!2020年5月1日

来源:首页 | 时间:2020-05-01

  县级新闻中心:再说一声:《宁波日报》 你好!2020年5月1日1995年《宁波日报》复刊15周年时,推出过相关纪念专栏,我写了一篇文章《宁波日报,你好!》发在专栏开篇。今年是复刊40周年,我首先想说的依然是:《宁波日报》,你好!

  40年,在历史长河里不过是弹指一挥间,对《宁波日报》来说则是一段不平凡。《宁波日报》是在弄堂小巷里复刊的,我曾听一位央媒名记者访问《宁波日报》时说,这是他见过的最破旧的报社。最破旧又何妨,《宁波日报》人没有止步,如今,《宁波日报》已旧貌换新颜,屹立在四明大地,给人以大报的感觉、不断进行新闻供给侧改革的感觉、不断出彩的感觉。我要为《宁波日报》的今天点赞!

  我以《宁波日报》为伴。40年来三个没有中断:年年订《宁波日报》没有中断、天天读《宁波日报》没有中断、月月为《宁波日报》写稿没有中断。《宁波日报》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赋予我很多,我记着。

  我以《宁波日报》为友。40年来,以报为媒,《宁波日报》帮助我扩大了社交圈,结识了许多新闻界的朋友和新闻界朋友的朋友,《宁波日报》原编委、理论评论部主任张登贵就是我的老友。前,我已在报刊发表言论文章,中被统统批为“毒草”,我一火焚之,从此封笔十年有余。20世纪80年代末,老张邀我参加了一个笔会,他在点评中说我写作潜力很大。朋友聚首话同堂,好话一句三春暖,这次笔会,他的勉励帮助我找回了久违的写作状态,是我笔墨生涯新的起点。从那时至今,我已在《宁波日报》发了大小言论文章193篇,之所以能成为宁波言论写作队伍中的一卒,是《宁波日报》和朋友把我重新激活的,我记着。

  我以《宁波日报》为师。40年来,我从《宁波日报》接收信息,《宁波日报》帮我走近社会、了解社会、读懂社会、融入社会;40年来,我从《宁波日报》汲取文化营养,《四明周刊》的许多文章丰富了我的阅读;近40年来,我从《宁波日报》学习写作,让我懂得做好标题等于写好了一半文章,养成了推敲标题的习惯,做出了一些诸如“死马不必当作活马医”“马胜利何以能胜利”“和平演变不和平”等比较上口的标题;40年来,我从《宁波日报》得到人生和工作感悟,在思想解放大潮中,听《宁波日报》原总编任和君说“多换思想少换人”,我加以补充,成为“多换思想少换人、先换思想后换人、不换思想就换人”,得到朋友称赞,我也在履职中加以运用。尊宝娱乐平台 app这受益于任总的启迪,我记着。

  我以写《宁波日报》的评报为己任。大约在20世纪80年代末,我开始为《宁波日报》内部刊物《读者评报》写评报,30余年未断,以前写的评报找不到了,从2003年8月中旬至今年4月中旬,我写了评报1047篇今日时事新闻《读者评报》是办得好的,受到评报员的点赞,被《中国新闻年鉴》和《人民日报》的《新闻战线》收藏。我之所以愿意写评报,是受着三种精神的感动:一是重视读者意见的精神,复刊40年来坚持办《读者评报》,这在宁波纸质媒体中是屈指可数的“《宁波日报》现象”;二是尊重评报员的精神,评报的自由度高,从报道的主旋律到行文、用词、标题、标点、版面、图片、广告,甚至是记者的具名,都可以评,好听的话、难听的话都可以说,编辑会尽量保持稿件的原汁原貌,保留评报员的写作风格;三是花钱买批评的精神,《读者评报》发了大量批评稿件,不讳疾忌医。我曾比较严肃地批评过写空巢老人的报道,把空巢老人写得太惨了,用事实说明时代不同了,今日空巢老人的生态已不能同日而语,报道空巢老人时,不要只写空巢老人的凄惨,不要把空巢老人写得那么凄惨。多年了,把空巢老人写得凄凄惨惨的报道再也没有在《宁波日报》见过。我要以有生之年,与报社一起共同谱写好《读者评报》的明天。《宁波日报》是向我发过评报员聘书的,我记着。

  如果宁波日报曾经感动过您、影响过您,如果您的一段人生轨迹曾经被宁波日报记录,或者您与宁波日报有过特殊的感情与联系,请您拿起笔来,讲述“我与宁波日报”的故事。纸质来稿请寄至“宁波市宁东路901号宁波日报报网总编室”,邮编:315042。电子版来稿请发至。

  1995年《宁波日报》复刊15周年时,推出过相关纪念专栏,我写了一篇文章《宁波日报,你好!》发在专栏开篇。今年是复刊40周年,我首先想说的依然是:《宁波日报》,你好!

  40年,在历史长河里不过是弹指一挥间,对《宁波日报》来说则是一段不平凡。《宁波日报》是在弄堂小巷里复刊的,我曾听一位央媒名记者访问《宁波日报》时说,这是他见过的最破旧的报社。最破旧又何妨,《宁波日报》人没有止步,如今,《宁波日报》已旧貌换新颜,屹立在四明大地,给人以大报的感觉、不断进行新闻供给侧改革的感觉、不断出彩的感觉。我要为《宁波日报》的今天点赞!

  我以《宁波日报》为伴。40年来三个没有中断:年年订《宁波日报》没有中断、天天读《宁波日报》没有中断、月月为《宁波日报》写稿没有中断。《宁波日报》已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赋予我很多,我记着。

  我以《宁波日报》为友。40年来,以报为媒,《宁波日报》帮助我扩大了社交圈,结识了许多新闻界的朋友和新闻界朋友的朋友,《宁波日报》原编委、理论评论部主任张登贵就是我的老友。前,我已在报刊发表言论文章,中被统统批为“毒草”,我一火焚之,从此封笔十年有余。20世纪80年代末,老张邀我参加了一个笔会,他在点评中说我写作潜力很大。朋友聚首话同堂,好话一句三春暖,这次笔会,他的勉励帮助我找回了久违的写作状态,是我笔墨生涯新的起点。从那时至今,我已在《宁波日报》发了大小言论文章193篇,之所以能成为宁波言论写作队伍中的一卒,是《宁波日报》和朋友把我重新激活的,我记着。

  我以《宁波日报》为师。40年来,我从《宁波日报》接收信息,《宁波日报》帮我走近社会、了解社会、读懂社会、融入社会;40年来,我从《宁波日报》汲取文化营养,《四明周刊》的许多文章丰富了我的阅读;近40年来,我从《宁波日报》学习写作,让我懂得做好标题等于写好了一半文章,养成了推敲标题的习惯,做出了一些诸如“死马不必当作活马医”“马胜利何以能胜利”“和平演变不和平”等比较上口的标题;40年来,我从《宁波日报》得到人生和工作感悟,在思想解放大潮中,听《宁波日报》原总编任和君说“多换思想少换人”,我加以补充,成为“多换思想少换人、先换思想后换人、不换思想就换人”,得到朋友称赞,我也在履职中加以运用。这受益于任总的启迪,我记着。

  我以写《宁波日报》的评报为己任。大约在20世纪80年代末,我开始为《宁波日报》内部刊物《读者评报》写评报,30余年未断,以前写的评报找不到了,从2003年8月中旬至今年4月中旬,我写了评报1047篇。《读者评报》是办得好的,受到评报员的点赞,被《中国新闻年鉴》和《人民日报》的《新闻战线》收藏。我之所以愿意写评报,是受着三种精神的感动:一是重视读者意见的精神,复刊40年来坚持办《读者评报》,这在宁波纸质媒体中是屈指可数的“《宁波日报》现象”;二是尊重评报员的精神,评报的自由度高,从报道的主旋律到行文、用词、标题、标点、版面、图片、广告,甚至是记者的具名,都可以评,好听的话、难听的话都可以说,编辑会尽量保持稿件的原汁原貌,保留评报员的写作风格;三是花钱买批评的精神,《读者评报》发了大量批评稿件,不讳疾忌医。我曾比较严肃地批评过写空巢老人的报道,把空巢老人写得太惨了,用事实说明时代不同了,今日空巢老人的生态已不能同日而语,报道空巢老人时,不要只写空巢老人的凄惨,不要把空巢老人写得那么凄惨。多年了,把空巢老人写得凄凄惨惨的报道再也没有在《宁波日报》见过。我要以有生之年,与报社一起共同谱写好《读者评报》的明天。《宁波日报》是向我发过评报员聘书的,我记着。

  如果宁波日报曾经感动过您、影响过您,如果您的一段人生轨迹曾经被宁波日报记录,或者您与宁波日报有过特殊的感情与联系,请您拿起笔来,讲述“我与宁波日报”的故事。纸质来稿请寄至“宁波市宁东路901号宁波日报报网总编室”,邮编:315042。电子版来稿请发至。